Chandelier

I have been waiting to greet you.

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叫西南联大的梦想,它就是中国大学最理想化的形态。虽然进入西南联大是不可能了,但它就像一个精神支柱或者一把戒尺,让我想到这个世界存在过也正存在着那样的一群人,应该不会太坏,也将放任自流边缘的我拉回来,感受到肩负的责任和使命,于是想认识更多那样的人,甚至成为那样的人。战乱年代怎样实现它显而易见,但在如今的时代却很迷茫。但不论什么时候,好好学习总是没错的。
放假回家后终于有时间看了无问西东,很不幸的是,熊孩子满场跑,大声评论,甚至用激光手电射电影屏这种很影响观影体验的行为都让我给遇上了。找机会二刷吧……

评论

热度(1)